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在线互动 |   联系我们

主办单位:中国先秦史学会荀子研究会

         河北省社科院哲学研究所

         邯郸市荀子研究会

协办单位:邯郸学院荀子学院

           河北工程大学荀子研究所

           邯郸职业技术学院赵文化研究所

           邯郸市旅游局   兰陵文化研究中心

承办单位:邯郸市荀子中学

运维单位:荀卿庠读书会

原著与翻译
当代荀子潮
当前页面  /  首页  /  当代荀子潮
荀子研究十年概览-荀马新民
发表时间:【2022/6/24 20:20:45】 浏览次数:1152次

荀子研究十年概览


提要:

近年来,荀子研究渐成一门显学,中国学术界及欧美、韩日等学术界对荀子“隆礼重法”“性恶”等思想内涵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和重视,高校及研究机构纷纷结合民间弘扬荀学活动,主办荀子思想与当代价值国际高峰论坛,创办荀子研究刊物。民间荀子研究活动高潮亦是一浪高过一浪,凸显出河北邯郸、山东兰陵、山西安泽等地荀子研究高地。更为可喜的是在活动中,影响带动了一大批荀子研究的青年才俊,出版了一批有分量的学术论文和专著。

关键词:荀子、学术界、社会界、后学

 

2021年春,哲学博士芦莎莎微信报喜说,她的河北省社科基金项目《荀子的哲学思想研究》出版了,说要第一时间送我。

荀学研究后继有人,人才辈出,又一青年才俊出专著,怎能不让人心生欣喜,衷心祝贺。

近年来,荀学研究正呈蓬勃发展之势,在海内外,渐已成为一门显学。荀学研究成果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新作迭出;后学明星冉冉升起,星光灿烂。

 

一、学术界对弘扬荀学的肯定与引领

中国哲学史学会会长、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院长陈来教授有《荀学与大陆儒学的复兴》,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中国哲学》原主编姜广辉教授有《要重新评价荀子的历史地位》,亦有荀马先生《冯友兰谈<大学><荀子>》一同发表在2016年2月17日的《中华读书报》上,对中国、欧美及韩国、日本等国,还有台湾地区的荀学研究成果多有涉及。

北京大学中国哲学暨文化研究所所长李中华教授,2012年在“中国(邯郸)荀子高峰论坛”上语惊四座:“《荀子》其书要比整个《论语》《孟子》加在一起的分量还要大。”

2012年起,时任邯郸市教育局局长、邯郸市荀子研究会创会会长的赵浩军先生与著名荀子研究专家、邯郸市荀子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刘志轩先生主导“中国(邯郸)荀子高峰论坛”,连续举办三届,引发国内外荀学研究热。邯郸市职业技术学院赵文化研究所所长侯廷生教授主编论文集《荀子与当代中国》,亦引起学术界重视。

清华大学廖名春教授是中国改革开放后的第一批博士生,其博士论文就是研究荀子的,之后出版了《荀子的智慧》《荀子新探》等多本有关荀子研究的专著。

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副院长、荀子研究中心主任梁涛教授,初始重点研究的是孟子,后转而重点研究荀子,早在2011年就提出要把《荀子》列入“新四书”,即《论语》《礼记》《孟子》《荀子》,提出要统筹孟荀研究的观点。

中国先秦史学会荀子研究会秘书长、邯郸学院学报原常务副主编康香阁教授常年关注推介荀学,参与主导组织多场弘扬荀学国际学术研讨会,《中国社会科学》(英文版)发表康香阁《重建儒学谱系:荀子的思想及其历史形象》及其他多篇弘扬荀学文章。

国际儒学联合会理事、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副院长颜炳罡教授,近年来有多篇十分接地气的荀子研究文章问世,如《荀子与兰陵文化之兴衰》等。更有他2018年创刊主编《荀学研究》,已连续出版三辑,对总结引领荀学研究,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琅琊康成书院研究员林桂榛教授,2016年先后在《邯郸学院学报》光明日报上整版发表《性朴还是性善》《<荀子>“性朴”论的提出及评议》,后又有《荀子与先儒之共识及其独特创见》等多篇研究荀子的文章问世。2022年多家网络发布林桂榛教授《荀子文献集成编纂计划

中央民族大学的牟钟鉴教授,2021年新作《荀子新论》,推举荀子为“智圣”。

还有,河北的沈长云教授、孙继民教授,上海的张觉教授、林宏星教授,山东的涂可国教授、路德斌教授,湖北的储昭华教授,台湾的刘又铭教授,广东的周炽成教授,贵州的王天海教授等等,都是近年来对荀学研究颇有建树的学院派学术名家、大家。

2009年山西师范大学助力安泽县弘扬荀子热潮,率先在大学设立了荀子学院。

2012年,荀马联络时任河北工程大学副书记的马计斌教授,在河北工程大学创建中国第一家荀子研究所,聘请廖名春任首任所长。马计斌擢升邯郸学院校长后,与党委书记杨金廷教授合力拓展弘扬荀学研究活动,创建荀子与赵文化研究中心,合并邯郸学院文学系与历史系为荀子学院;2012年至2018年,与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联合,在邯郸连续举办了四届荀子国际学术研讨会,在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召开荀子研究联盟暨荀学研讨新拓展会议;2014年主导成立了中国先秦史学会荀子研究会,选举廖名春为首任会长,对推动荀学研究活动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全国多所院校亦纷纷设立了荀子研究机构,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成立荀子研究中心,邯郸学院成立荀子思想研究所,复旦大学哲学系、台湾大学、台湾云林科技大学等均有相应的荀子研究队伍,相互合作紧密,形成荀子研究联盟。

“荀学热”在海外也有呼应,涌现出大批荀子研究学者,如日本的佐藤江之教授,加拿大的贝淡宁教授、美国的司马戴兰教授、韩国的张铉根教授、马来西亚的郑文泉教授等等。还有约翰·诺布洛克(John Knoblock)、金鹏程(Paul Rakita Goldin)、柯雄文(Antonio S. Cua)、何艾克(Eric Hutton)、艾文荷(Philip J. Ivanhoe)等,甚至形成以南乐山(Robert Neville)、白诗朗(John Berthrong)为代表的具有尊荀倾向的“波士顿南岸儒家”学派。种种迹象表明,一度沉寂的荀学迎来了可喜的变化,无怪乎日本佐藤将之称“21世纪可以被形容为荀学复兴的时代”。

 

二、社会界推波助澜荀学研究热

“荀子的地位不能低估,荀学是综合学也是实学。”此论出自著名史学家、教育家、社会活动家、全国人大原副主任周谷城先生遗作1988年手稿,由著名荀子研究专家林桂榛教授整理发表在2019年的儒家网上。

2021年元月8日,新华社每日电讯发表文化部原部长、著名作家王蒙先生在87岁高龄时的新作《读荀恨晚》,披露他自83岁起,坚持四年潜心研究荀子的心路历程。这哪里是读荀恨晚?明明是读荀须趁早。于是,人民日报客户端旋即发表了荀马《读荀须趁早》的感悟,《邯郸日报》《邯郸决策》紧接刊发。

由此想到,社会界弘扬荀子“隆礼重法”核心思想的活动,对学术界展开的荀学研究热,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河北邯郸、山东兰陵、山西安泽、新绛等市、县对弘扬荀子研究活动影响巨大。

荀子曾两任兰陵县令,声名远扬。可兰陵县后改称苍山县,但苍山县荀学研究不辱使命,2013年召开荀子研究与当代价值国际学术研讨会,影响广泛。

苍山荀子后学说服政府,不懈努力,终于在2014年报请国家批准恢复苍山县为兰陵县名称。

2015年成立兰陵东方荀子研究院。著名荀子研究专家焦子栋先生任院长。以焦子栋院长荀子研究为启发点,团结率领一班人,出专著《荀子通译》,主导在兰陵镇开发建成荀子庙,指导碑刻《荀子》32篇七万余言于庙内,举办祭祀荀子大典,获得兰陵县、临沂市乃至山东省领导支持,多次举办荀子文化节暨荀子思想国际学术研讨会,并请到世界多地荀子研究专家参加,影响到孔子基金会、中国先秦史学会荀子研究会、山东大学儒学高级研究院等多家学术机构到兰陵、临沂,甚而在济南召开荀学研讨会议。即便是在2021年疫情不稳的情况下,兰陵县仍高规格举办了第三届荀子文化节。

2016年,山东枣庄荀子研究发烧友王善鹏发表《荀子生卒新证》,引起学术界重视。

2022年6月,临沂市荀子研究院下设科级单位荀子文化研究所获批面向社会公开招聘人才。

安泽县荀子文化研究会会长、安泽县政协原副主席高剑锋,积极协调,2004年起,主导建荀子文化园。2006年9月,主导首届中国(山西·安泽)荀子文化节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安泽县荀子文化节接着又办了五届,出版了安泽荀子文化系列丛书。

新绛县考古人员2009年席村首次发现一通清乾隆28年重修荀城碑和一张荀城牌楼旧照,加之1991年新绛县修复龙兴寺时发现荀子故里石匾,认为席村应为荀子故里其实不然,笔者仔细观察了那块残破“石匾”,只见“子故里”,未见“荀”字(说是缺失)。藉此,说新绛县域曾为荀城没错。但称荀城是荀子故里,不能成立。因为,荀国,原称国,公元前678年被晋武公所灭,封赐给晋国大夫原氏黯,即荀息。荀息被荀姓后人尊为始祖。荀子晚于始祖荀息300多年出生,生活在动荡的战国,家族几经战乱迁徙,司马迁《史记》记载荀子“赵人”,明确荀子生于赵,学与齐,两为楚国兰陵县令,三次出任齐国稷下学宫之长,曾游说于燕、赵、秦等国,不见出生新绛的记载。但,新绛弘扬荀子热情高涨,2003年就成立了荀子思想研究会,后又规划席村荀子文化园,建荀子苑小区,2017年举办第三届荀子文化节。亦可敬可赞。

邯郸市,早在1995年,著名荀子研究专家刘志轩、刘心如伉俪就联袂出版了《荀子传》,后又有《荀子籍贯考辨》《品说荀子》等多篇荀子研究文章问世。

1999年,时任原邯郸县人民政府县长的赵浩军,邀请北京著名雕塑家李庆芳教授,在邯郸县中学雕塑矗立了邯郸市第一尊荀子半身铜质雕像。2004年赵浩军履新邯郸市教育局长,主导邯郸县第二中学改称邯郸市荀子中学。再邀李庆芳教授雕塑荀子全身铜质雕像,矗立与邯郸市荀子中学正门照壁。

2005年《邯郸学院学报》发表著名姓氏研究学者蒋鸿林先生的《荀子籍裔考述》。

2007年新华出版社出版作家李如志先生长篇历史小说《帝师荀子》,2008年人民日报文艺部主办《帝师荀子》作品研讨会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

2011年赵浩军与刘志轩主导成立邯郸市荀子研究会,出任首届会长,刘志轩出任常务副会长,吸收高校马计斌、社会学者荀马、中学高级教师蔡洪波等参加。即便赵浩军擢升邯郸市政协副主席、交棒邯郸市荀子研究会会长,仍主导连续举办了多届邯郸市荀子文化节暨荀子思想研讨活动。

2012年起,邯郸市荀子研究会多次并组织人员到峰峰八特村考察荀家庄荀子遗迹,支持民间弘扬荀子发烧友韩吉祥、申海顺、韩庆平等,推动荀学研究普及活动。

2013年,荀马创作《荀子赋》马来西亚《爝火》发表,并获得马来西亚中华国学书院创院院长、拿督斯里陈荣立局绅及拉曼大学中华研究院同仁等在吉隆坡挂牌成立马来西亚中华荀子学院。

2014年,邯郸市荀子研究会主导联合邯郸学院创办“中国荀子网”上线开通。蔡洪波老师《荀子365》荀子名言警句中英文对照版出版。

2015年,刘志轩受中国作家出版社委托,为“中国百位文化名人立传”,创作《天道——荀子传》出版,中国作家出版社与中共邯郸市委宣传部、市文联、市作家协会组织多名专家学者在邯郸学院召开研讨会,高度评价了该书的艺术水准和历史价值。

2015年,世界中华文化研究会、中国先秦史学会在邯郸学院联合举办“荀子与赵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先期在光明日报发布《“中华文渊奖”暨荀子“隆礼重法”与当代法制社会构建》征文启事,聘请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中国先秦史学会会长宫长为,清华大学教授、中国先秦史学会荀子研究会会长廖名春,兵学专家、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国学院执行院长黄朴民,中国先秦史学会荀子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国学院副院长梁涛等任评审委员,从259篇海内外应征论文中,评出24篇获奖作品,向获奖作者颁发了获奖证书和奖金,并在光明日报上发布了征文评审结果公告。

2016年邯郸市政协文史委原主任委员、历史学家刘心长先生八万余字《荀子故里姓氏始祖考》发表,引发学者关注。

2016年起,邯郸市荀子研究会在多家学校、图书馆、机关等处举办多场弘扬荀学活动。

2017年《国学新视野》春季号,中华文化基金会与中国人民大学联合主办,刊发荀马《荀子思想与当代世界》。

2018年国家图书馆专业团队,专程到邯郸录制荀马《我们为何要研究和弘扬荀子》专题片,作为国家图书馆馆藏。

2013年至2022年,赵浩军还主导联合中国人民大学副董事长、汉青国际集团董事长赵汉青,与时任中共邯山区区委靳禄兵书记,合力举办弘扬荀学活动,诚心打动临沂藉四川五粮液酒业精英张军先生来邯,创办荀公酒业集团,努力规划打造邯郸市荀子文化产业园。

靳禄兵书记还责成中共邯山区区委宣传部、区政协及区文联联合举办荀子四进活动,即进学校、进机关、进社区、进村镇活动,邀请邯郸市荀子研究会成员分批分期与听众分享荀子“隆礼重法”思想。

赵汉青、赵浩军还邀请到阎肃、陈来、潘志涛、郭旭新、黄朴民、梁涛、林宏星、颜炳罡、马计斌、康香阁、罗浩、盛和煜、刘志轩、荀马、焦子栋、高剑锋、李俊杰等多方专家,分别在邯郸和北京召开了三场荀子电视连续剧剧本研讨、筹拍、签约等活动。

近年来荀氏后裔对弘扬荀子的活动,亦颇有声势,多次组织参加各地荀子研究活动,在兰陵、邯郸、北京等地组织全球荀氏祭祖大典及荀子研究活动。代表人物有荀德麟、荀木白、荀福旺、荀日历、荀元宪、荀卫、荀光等。

 

三、荀学研究后学旺

荀学研究的青年才俊,数不胜数,林桂榛、张晚林、姚海涛、郑治文、徐文泽、方达、李瑾、吕庙军、常玉荣、张少恩、范文华、苗淼、王红超、芦莎莎……举不胜举,之所以列举以上才俊,只因为他们多有专著解析荀学精髓,为弘扬荀子“劝学修身、先义后利、隆礼重法、积善成德的核心价值观,多有创新观点,令人感佩。

以上列举,只是笔者较为熟悉的荀学研究专家学者,笔者尚不了解的荀子研究名家,当然还有很多,很可能是挂一漏万。特别恳请读者谅解和补录。

这里想特别说几位荀学研究新锐,林桂榛、姚海涛的弘扬荀学大作,频繁在国家及各级媒体发布,语言精练,说理透彻,且在网上也非常活跃,文采飞扬 ,深受读者喜爱。

李瑾、王红超、蔡洪波等则利用自己的外语专长,翻译《荀子》篇章并有解析,方便外国读者学习理解。

范文华借助文学功底,创作《荀子史话》《荀子与他的弟子们》,且多次与读者分享,以说评书的风采,迷倒众多听众。

方达博士20多岁就完成了《荀子评注》,30岁出头又有《在“成圣”即“王道”——荀子思想的还原与建构》专著出版,荀学研究功底的确不一般。

郑治文博士的《荀子政治哲学思想特质研究》结构严谨,重点突出,深入浅出,内涵丰富,序言与后记方方面面都有交代,更重要的是各个章节循序渐进,不乏新意,可见博士参考的几百本篇古籍、今著、文论等出处,引证准确,丰富厚重了荀学研究。

说起芦莎莎博士,开始并不看好,听过她在学术会上提过很幼稚的问题。心想,哲学是一门深奥而又枯燥的学科,那里见过女哲学家?何况一位30岁出头的女博士,所以,也没太在意芦博士的专著,只是粗略地翻看了几页。

后来,芦博士邀我参加她讲学荀子的公开课,她活学活用诠释荀子“隆礼重法”思想与中国共产党“执政为民”核心理念相结合,融会贯通,相得益彰。为庆祝建党100周年与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浓墨重彩地书写了一笔: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为什么行?荀子思想为什么能,为什么行,为什么现在还好用?让人耳目一新。

接着受邀参加了芦博士的一些研学活动,和芦博士的课题组,一同参访了兰陵东方荀子研究院、邹城孟子研究院、曲阜孔子研究院及曲阜师范大学等研究机构。在曲阜孔子研究院,重温习近平主席与专家学者座谈时语重心长的那段话:“中华民族有着源远流长的传统文化,也一定能创造中华文化新的辉煌。研究孔子和儒家思想要坚持历史唯物主义立场,要坚持古为今用,去粗取精,去伪存真,因势利导,深化研究,使其在新的时代条件下发挥积极作用。”(人民网2013年11月27日)更加坚定了研习、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信心。

不长的接触,逐渐从芦博士及她同事那里了解了一些她历练成为哲学博士亮点,逐渐理解了她醉心于荀子哲学思想研究的心历路程。于是,开始悉心品读她的著作。不读不知道,细品吓一跳。一位原本是理工科学霸,经济学硕士,竟然跨专业,转攻哲学,主研方向又是很少学人涉猎的心学,而且不足三年就完成了15万字的博士论文,受到了考评教授们的一致好评,顺利成为一名哲学博士。此时,她还不到30岁,而且还是一位两个女儿的母亲。生活、求学两不误;理科、文科均有建树,令人不得不刮目相看。

整篇论著,注重考据与提炼,对比先贤研究成果,由荀子的天人论、人性论、心论、正名论、礼论等五个方面,推陈出新,深入浅出,既有继承又有扬弃地娓娓道来。

天人论,对比孔孟、老庄及诸子的君王之天、神化之天,振聋发聩地告知百姓,天是天,人是人;君王不是天,人民要自强。《荀子·天论》有言:“天行有常,不以尧存不以桀亡。……大天而思之,孰与物畜而制之!从天而颂之,孰与制天命而用之!”意为,“天体的运行是有着它常规的自然规律的,不会因道德善良的尧统治天下就存在,也不会德行残暴的桀帝统治天下而灭亡。……与其把天吹得无比大而思慕,怎比得上将天当作物质而加以控制呢与其顺从天而歌颂,怎比得上掌握的规律而利用”两千年前,荀子就有了这样超前的明于天人相分的思想,这是何等的创新思想啊!

性恶论,是荀子哲学思想中的一个重要命题。作者对比孔子的性近习远,老庄的自然本性、孟子的性善论、告子的性无善无不善等诸多论点,结合先秦客观社会,提出性恶论,并就性恶论的思想内涵、渊源、天性、本性及与性善论的强烈对比,《荀子·性恶》开篇第一句:“人之性恶,其善者伪也。”,意为:“人的本性有恶,其善良是靠后天修为才得到的,”重点诠释荀子强调的不是人之性恶,而是强调人的善良是靠后天受教育,加强自身修养而获得的。关键要明白“伪”字是古汉语中的通假字,是“为”的意思。要注重“化性起伪”。

心论,心是中国哲学研究的重要范畴之一。作者利用哲学家们归纳的善心、恶心、认知心,心即道、心即天、心即理……等二十几种关于心的功能,将荀子之心归纳分类为;物质心、情欲心、认知心、主宰心、意志心加以论述,重点诠释心何以治,治心之要是解蔽,列举夏桀。殷纣受末喜、妲己等蒙蔽,迷失心智;治心务必虚壹而静,心怀若谷,专一,达到治心之至高境界——大清明。虚空专一和安静,即为大清明。达到大清明,仍需以诚养心、学而不已,身体力行,积善成德。

关于《荀子·正名》与《荀子·礼论》,请君读原著,定会有收获,篇幅所限,这里不赘。

笔者注意到,芦博士为了完成对荀子哲学思想研究的论述,参考引用古今中外学者对荀子研究的著作、期刊高达124种之多,如司马迁的《史记》、刘向的《荀卿书录》、杨琼的《荀子注》、朱熹的《四书集注》、归有光的《荀子叙录》、王先谦的《荀子集解》、梁启雄的《荀子简释》、马积高的《荀学源流》、冯友兰的《中国哲学史》、牟宗三的《名家与荀子》等等,还有廖名春、陈来、惠吉兴、林宏星、路德斌等,及英国葛瑞汉、法国谢和耐、美国本杰明、日本营本大二、佐藤将之等知名专家学者对荀子思想的研究成果。这就极大丰富了芦博士的研究内涵,增强了著作的分量和可信度。

细品芦博士论著,可见她理工兼社科,学霸形象跃然纸上,语言驾驭,理性感性,逻辑形象,交相呼应,相得益彰,淋漓尽致地表现在她的著作里。从中不难看出,她的钻研精神和阅读量,选材详实,旁征博引,论点明确,论据充分,论证缜密,语言流畅,逻辑清晰。细细品读,不仅有学术术语的深奥,而且不乏文学语言的轻快。对当代青年研究荀学,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榜样。

当然,一位年轻的博士,对博大精深的荀子哲学思想体系研究,虽下足了功夫,但在选取浩如烟海的荀学研究成果时,仍难免疏忽。“荀子是先秦诸子的集大成者”,作者在其整篇论著中多有体现。但,在引言头一句中却是“荀子是先秦儒家思想的集大成者。”这个观点,值得商榷。

由芦莎莎博士的论文专著,引出这篇笔者对近年来荀学研究的简述,虽然是挂一漏万,但仍可窥见近年来荀学研究的概况,后继有人,不乏新作,特别是读林桂榛、张晚林、姚海涛、郑治文、方达、李瑾、吕庙军、范文华等青年才俊有关荀学研究的论文与专著,深感后生可敬,从中不仅看到了他们驾驭语言、布局谋篇的才华,更可见他们是把荀学研究与当代社会结合起来,弘扬的是荀子思想对促进当代社会进步是大有裨益的。这才是笔者撰写这篇概览所要重点表达的。我看到了,想必您也看到了。我们一起向未来,为弘扬荀子“隆礼重法”思想,响应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促进社会进步而努力学用结合。

Copyright © 2014-2019 www.chinaxunz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荀子网运维 电话:13051618021  微信:22993341

        有别字、漏字、错误版权问题等请留言或联系编辑

        冀ICP备14001315号   邮箱:22993341@qq.com